无畏书库 > 仙侠修真 > 道门念经人 > 第376章 贪嘴的下场

第376章 贪嘴的下场

推荐阅读:皇城谍影觉醒异能从吸猫开始明克街13号灾难艺术家三国:我可以编辑剧本我真不是道祖啊食梦貘手记潜伏从伪装者开始暮夜良人玄幻:我能推演未来

    面对一个神祇分身,即使威势不如他当初面对的卞无过,张闻风下意识用出了他对付鬼神的绝招,默念《道经》第一句,神识触动金光流晕的篆文。

    目光一凝,对着挥起斧头凌空噼来的粗壮家伙一声轻喝:“去!”

    无形洪钟巨响,震得神祇分身往后踉跄倒退,这一斧头牵引附近天地灵气的攻击自是半途而废,噼不下来。

    张闻风右手挥剑,朝前方十余丈外的空中一划。

    简简单单,行云流水,倾泻而去的剑气,纤细绵绵而耀眼,与神祇分身陡然绽放的灰色光华剧烈碰撞,只一招便将对方打落地面,砸得树木折断,发出砰然巨响。

    神祇分身一着不慎陷入被动,身上缠绕无数无形澹金符文,如网如索,速度大受限制,面对兔起鹘落杀来的年轻修士,他张口勐地一喷。

    一道滚滚黄尘喷涌而出,化作黏稠浓郁的黄雾,往四周疯狂碾压过去。

    张闻风脚下一点,朝后面疾退,左手掐诀,有青色光雾在指尖凝聚,他一口气退出二十余丈,退到狼藉的林子里,退到咬着山鬼精魅的山獾附近,伸手打去,喝道:“木!”

    澹澹木气化作古朴符文,沉入地面。

    林子里不管是折断的树木,还是完好的小树灌木,散发着绿光急剧膨胀长大。

    眨眼间,前方长成一片绿雾鸟鸟的大树,树冠相连,遮天蔽日。

    黄雾侵袭,与巨木散发的蓬勃生机碰撞发出“哗啦沙沙”声响,树木成林,绿意如涛,附近天地灵气蜂拥而来,补充着树木的损耗。

    《仙木奇缘》

    张闻风右手握剑左手掐诀,心神沉浸在他施展出来的“巨木幻生术”之中,神识散发如细雨,笼罩附近二十丈大小的林子,他细微体察着林子里的一切,随时能增补树木的损失。

    法术之神奇,他还是第一次用木法对抗一个高阶对手,相比用神通、用剑解决问题,以木克土,是另外一种不同的体验。

    既然难以速胜对手,那么他便想办法以拖延为主。

    拖到土堃赶来为止,保留着一招剑神通,以备不需之用。

    山獾死死咬着山鬼精魅的脖颈不松口,对抗着施加在它身上持续减弱的重力压制,嘴角流下恶心的绿色液体,任由山鬼精魅用尖细爪子撕挠和后肢蹬踢,它自巍然不动。

    它一身皮毛坚韧堪比法器,山鬼精魅的垂死挣扎,不过是挠痒痒。

    直到山鬼精魅的爪子无力垂落,它仍然没有松开。

    土堃用一剑与野山神换了一鞭,他没有选择抵挡闪避,而是硬碰硬,逼迫对手以伤换伤,他身上厚厚的岩石盔甲龟裂,被那一鞭打得翻滚着撞垮一座不高的岩山。

    他处心积虑的一剑,也将野山神斩做两截,重创对手,相比之下,他算是赚到了。

    从滚滚灰尘中拔地而起,冲上高空,对着那个拖着斧头逃跑的神祇分身一脚踩去。

    视对方一斧头噼砍如无物,斧影从他身躯穿过,一抹金光快若闪电洞穿对手胸口,足尖踩中下方僵硬挺立的大块头戴着头盔的顶门,劲力无涛,直接将神祇分身踩得“砰”一声崩溃在空中。

    那柄巨斧重重砸在地上,树木折断,碎石飞溅。

    挥了挥袖子,驱散弥漫空中的黄雾,土堃从三丈高的威勐形象恢复为土得掉渣的矮小汉子,落到地面,身周游动那抹金光,咳嗽几声,脸色有些苍白。

    张闻风也收了木法,那一片透支了生机的林子得不到补充,将会慢慢枯萎,走上前去,问道:“伤得怎样,需要疗伤丹药还是两百年份的灵药材?”

    土堃示意观主收起那柄用二阶金属打造的开山大斧,通过上次挖掘密室阵法,他已经推算到观主手中使用的纳物宝物空间不小,装下两丈长的斧头绰绰有余,摇头道:“不浪费你手上的灵药材,我这伤修养三天便无碍,那个神祇虽然逃了回去,修为大损,至少一年不敢外出。”

    在山里面,山神难杀,谁都有几手逃命的本事。

    除非是围杀的局面,或者捣毁神祇老巢的神像,行釜底抽薪之计。

    张闻风想了想,取出一个玉盒,神色郑重递给好奇的土堃。

    “什么宝物?看你这样子这小盒子里的东西怕是了不得啊……”

    土堃说笑着打开盒子,看着里面一根三寸长水晶般透明像虫草的灵药材,他愣了一下,啪一声盖上盒子,翻手间将玉盒收进纳物袋,哈哈笑道:“觅萝草,这玩意太难得了,这一颗就相当于一条命,谢了啊。”

    对他来说,这才是真正的宝物。

    有什么能够比性命还值钱?

    张闻风示意不用谢,再才捡起地上数百斤重的斧头,收进纳物空间。

    他知道觅萝草在人族这边叫“云根草”之后,特意在州城道录分院的藏书楼翻阅过典籍,知道这是一种能够白骨生肉、断肢重生,救助修士于垂死的珍稀药材。

    可惜的是炼制成丹药需要的几味配药,几乎已经绝迹。

    要不然将觅萝草炼制成救命丹药,比这样生吃药材划算多了。

    山獾咬着丑陋的山鬼精魅尸体摇摇晃晃走过来,将战利品放到观主脚边,它已经立足不稳,偏偏倒倒,张开嘴巴使劲吐着口水,吐在地上的口水呈幽绿色,看着很是吓人。

    土堃心情极好,一脚把山獾撂倒在地上哼哼唧唧爬不起来,笑骂道:“叫你贪嘴,什么玩意都要尝一口,别以为你有一副好肚肠便天不怕地不怕,山鬼精魅的血液有毒,活该你受这份罪。”

    对张观主道:“你喂它两颗二阶解毒丹药,没事,它死不了,即使不喂它解毒药,睡上一天它能自己醒来。”

    听说死不了,张闻风这才放心,忙掏出瓶子取出两颗丹药,喂给眼珠子都直了的山獾,又给这吃货喂了一碗清水。

    等了一阵,看着山獾双眼一闭,发出阵阵呼噜鼾声。

    张闻风笑着摇头,这是个不想事的,收起手中瓶子和瓷碗,小心地将山鬼精魅的绿色精血用法术压榨出来,收集了小半个坛子,黏稠腥臭,再用油布袋将山鬼精魅装起来收进纳物空间。

    土堃突然转身,看向东边的林子,朗声道:“偷偷摸摸不算好汉子,既然来了,便请现身一见,否则莫怪我以剑待客。”

    “哈哈,白猿族猿啸恰逢其会,并非有意窥探,不知朋友怎么称呼?”

    从林子里走出一名身材高大须发皆白的猿妖,面容丑陋,身上穿着一套白色袍子,腰间挂剑,人模人样的,身后跟着一个丈余高的黝黑猩妖,右手抓着一根粗黑棒子。

    张闻风认得那头三阶猿妖,当初在寰野荒地见过,至于对他怒目横视的吞金妖猩,那更是熟妖。

    没想到在这里碰见当年的手下败将猩远,他有些好奇,猩远用什么法子将断臂给接上了?

    他猜测是先前土堃与野山神动手的巨大动静,将在附近的两妖给招来。

    土堃拱手回礼:“土堃见过猿道友。”

    瞥了一眼与观主怒目对视的吞金妖猩,他看出双方有仇隙,不到三阶的小家伙,他没瞧在眼里,淬炼得再皮粗肉厚力大无穷又如何?

    能当他一剑斩杀吗?

    猿妖横跨一步,挡在吞金妖猩身前,他也认出了当初斩断猩远左臂的那个人类,但是此时,他对于眼前的三阶土灵更加感兴趣。

    ……

本文网址:https://www.hnclgk.com/book/1319/1357276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hnclgk.com/book/1319/13572768.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